【新狮】Polaris北极星(上)

快乐足球:

唉,现在才敢发这篇文……内容无差,没啥CP感,讲讲前辈和后辈的故事。

说起来,若是细究起他们两个人本身的关系,我觉得吧,这件事不能光听部分网友瞎bb,也不能听无良媒体瞎bb,甚至听他们两个的“身边人”的比较也不够说明什么。我能查到的关于他们二人直接评论对方的新闻报道如下(14年至今):

诺伊尔:特尔施特根必成大器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4402


小狮子:诺伊尔世界最棒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45628


小狮子:诺伊尔是世界最佳门将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83134


臀新:小狮子是最好的门将之一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230715


小狮王:布冯是一个传奇(同时依旧高度评价了诺伊尔,详见链接)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310392


小狮子:我梦想成为德国一门(同时充分肯定了诺伊尔的一门地位,详见链接)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464086


小狮王:诺伊尔是德国一号国门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542617


小狮子谈五佳门将:各有特点(包含诺伊尔)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611633


诺伊尔:我不单独谈论落选球员(对一门问题的回应,算糖,下方贴了这段内容)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677563


小狮子:有失望但仍会全力以赴
(对一门问题的回应,含糖,正文会引用这段内容)
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679205



从上述采访可以看出,狮子本人是认着诺一门,吹过诺世佳的。相对而言小新的发言相对少一点,但是三次对后辈表示认可的时间点都挺关键:第一次是狮子传闻即将转会巴萨,第二次是狮子正式担任巴萨一门后备受争议,第三次就是最近:

“我们每天都跟对方聊天、每天都跟对方一起训练,我完全理解他的想法。”
“每一个球员都希望每场比赛都能踢,而他在一家很棒的俱乐部,也度过了一个很棒的赛季。”
“他是这个团队的重要成员,也将会在以后发挥很关键的作用。”

事实上新胖除了赞扬过同队的小乌在他伤停期间的发挥外,至少我是没见着他有如此肯定过其它后辈小门们。

以上,就是我希望大家看我这篇文时所能知道的背景内容。
———————————



“门将教练告诉我你恢复得不错。怎么样,你自己感觉呢?”

“我已经迫不及待准备上场了。”

“很好。”勒夫干脆把手头那些队医的报告放在一旁,专注地对着他面前的高大男人说道:“我期待你确定名单前这几天训练的表现。你应该知道我安排了两场友谊赛,希望到那时我们在场上会有一个健康的一号队长。”

诺伊尔点点头。他当然会做到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在他以为谈话结束准备扭头去训练时,主教练又喊住了他,“因为队长的职务——单纯出于一名前辈也没问题——我希望你和特尔施特根多谈谈。”



哦,聊聊天。

和一个并不怎么熟的同行聊聊天,还是那种下一届世界杯可能接替自己工作的那种,这可真够轻松的。

事实上因为自己的受伤和对方的发挥,那些支持另一个德国人来把守球门的声音并非没有传到诺伊尔本人的耳朵里。要还是那个在慕尼黑独自训练期待早日复出的他,当然可以内心翻个白眼告诉自己:“走着瞧吧”;然而勒夫的意思明摆地警告他不能“走着瞧”,并且很可能还希望他们达到“敬个礼啊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的样子……

难办啊。

也许是训练的日程排得太满,也许是诺伊尔走出教练办公室十分钟之后就把烦恼遗忘在了球场上,总之,当曼努埃尔周五在饭桌上看到某人和他的二三旧友交谈甚欢的场景时,他才复又意识到:难题,已经找上门来咯。



虽然谁都知道有“急中生智”这样的说法,但是很可惜,在特尔施特根用于整顿行李的半天时间里32岁的男人并未思索出一套可行的解决方案。再一转眼间,他们就已经身着绿色的门将服站在球场上了。该说点什么呢?友善的、简单自然的、不会引起冲突的……诺伊尔在绞尽脑汁的同时,视线不自觉地就黏上了那个人的身体动作。与此同时,某些职业习惯就发动了——

“刚才有一个打左边远角的扑救,”轮到特拉普与门将教练单对单时,诺伊尔边做着边教育后辈道:“如果你的手型,这样,”他用双手比划了下,“就可以抓住球而不是单单把它托出底线了。”

突如其来被特别关照的人一瞬间连脚下的球都没接稳。他立马转过身去把球就回来,踢给莱诺。特尔施特根也突然不知道该怎样接话了——太过感激就好像自己水平不济一般,而太过冷漠就又好像自己把前辈视作了什么揭自己短处的仇敌一样。

他停顿了两三秒后,说:“谢谢,我会注意的。”



于是所谓聊天就这么聊死了。



那天的训练,两人之间的交流安分守己地局限于“把那个球扔过来”、“帮我带个水”、“该你了”……毫无进展啊。回到房间的诺伊尔不禁扶额哀叹。躺在床上的他胡乱地翻着手机检查者今天的消息,嗯,托马斯告诉他晚上有个牌局:

「九点我屋不见不散,我打算趁这机会带带格雷茨卡。P.S.别让比埃尔霍夫知道,他昨天没收我一副羊头牌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在熄灯后又爬起来搞事。诺伊尔暗自吐槽着。他考虑着人数已足够的情况下自己还要不要赴会,毕竟晚饭结束后他可是在大厅看到了一位游荡的、目光犀利的领队呢。

因此他回复了一个「你们先玩:D」。

这么想来也许用文字交流避免直接碰面是个好主意。于是他点开了Whatsapp的联系人列表。找到T-ter Stegen,戳开,长吐一口气。抱着“这种事怎么能让我一个人烦恼”的朴素,他如是写道:

「hi」

「我想我们之间可以聊点什么呢」



特尔施特根自己是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诺伊尔会突然要和他聊天。刚刚把自己到达训练基地的照片po出去的他,在手机提示自己收到了来自国家队前辈时可以说是着实一惊的。他们留下彼此联系方式是两年前欧洲杯的事,仅此而已。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私人的交流,也向来不存在什么必要这么做。

所以,聊点什么……聊点什么呢?他不知道。这时马克猛然意识到今天他们在训练场上突兀的交流可能就是某种暗示的信号。但,拜托,技战术的东西他可以自己提升。观摩*别人处理球的方式是一类有效的学习途径,然而直接拿到台面上去探讨它可就不太一样了。

特尔施特根想避开这个。他点开相册,在海鲜、圣家堂还有自己的比赛场照之间犹豫不定——然而他也许更喜欢德国传统饮食,啤酒香肠什么的,而这些恰好是慕尼黑的特色;然而他肯定有时间去巴塞罗那游玩的,并且事实上自己的知识也停留在那几个“必去”的旅游胜地;然而他这赛季都没能在俱乐部获得几次上场机会,直白地谈论某场比赛是不是好像自己在炫耀什么……

最终他找到了某个还算合适的:

『Hmmmmm,我看到你也穿的是这双鞋』

『你感觉怎么样?』



就当诺伊尔开始怀疑某位是不是把自己屏蔽了的时候,他收到一张图。是那个年轻人手持黑绿相间的足球鞋的样子。接着两条文字也弹了出来。舒了一口气的大个子并不了解对方因这种尬聊带来的紧张,他只是,如获至宝般抓住这个话题后立马敲字回应道:

「我觉得它的鞋帮有点怪。我还在适应它」

『是吗?只有我觉得它们除了配色根本没有什么更新换代』

要是让阿迪达斯听到自家代言人如此尖锐的评价,怕是要提把刀杀过来。然而特尔施特根此刻并不认为跟自己的队友吐槽几句这个会惹来麻烦。他又写道:

『要不是它次次要送要宣传,我大概就只会买那几双最喜欢的换着穿吧』

这就有点像只有在朋友间才能开的私密玩笑了。


常言道,“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这次古语总算没有骗人。如果说刚开始就好像场上的两支队伍小心地倒脚试探,那么现在的氛围则差不多是……两支队伍相拥成一团庆祝他们共同捧起的奖杯了。

「如果你来慕尼黑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尝尝这边的黑啤。说实话,这几年里我已经逐渐爱上这边才有的啤酒了」

『得了吧,我可不想在欧冠抽到拜仁』

「LOL」

「那我回去就给你寄一箱吧。你记得把地址发给我」

看吧,几天下来,之前纠结的食物问题不也好好地聊上了?而且还是被自己所尊敬的前辈大方馈赠了。这可真奇怪啊。特尔施特根笑着,心想。



说起欧冠,诺伊尔自己对三年前的那次交手还是有印象的。他在这两天零零散散地重看了一遍比赛录像——自然,是没有什么技战术的考量的。当年举世瞩目的MSN,恐怕注定永无重现天日的机会。德国人不过是随便地看看,看看更加年轻的他们曾经在遥遥相对的两座球门前怎样隔空对决过。而到了九十分钟哨响过后的部分,他甚至还看到了曾经自己主动跑过去和更年轻的那个门将对话的镜头*。

我当时有说什么呢?之前的我们竟然有过那么轻松地交谈。这可真奇怪啊。诺伊尔笑着,心想。



两人的交流成了南蒂罗尔的训练时光里不错的调味料。不过也只是调味料罢了。剑指金杯的准备在全队上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新的一周里诺伊尔已经经历了两次跟U20的对抗。他感觉自己在变得越来越好,或者说,越来越接近以前的自己。现在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期待比赛,而他知道正式提交大名单前与奥地利的友谊赛会是关键。

距离门将训练有些距离的另一边,勒夫正拉着特尔施特根谈话。后者刚刚被告知明天的比赛他不会上场。然后,就是些关于这么做的用意,种种。他会不明白那个人在国家队内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吗?他的眼睛不自觉地望向那个人积极训练的身影。在谈话的最后,德国队22号点了点头,服从安排。而主教练则拍了拍他的肩,以示鼓励。

所有人都知道正式提交大名单前与奥地利的友谊赛会是关键。



赛后他用手机道了恭喜。

其实更多的,习惯从门将角度看问题的他可以和那个人谈谈这场比赛中后卫线的不少问题。

然而,基米希、聚勒……他们是同一家俱乐部的。那不是你的队友。

特尔施特根从来没后悔过当年他远赴伊比利亚半岛去邂逅自己职业生涯的新阶段,红蓝色的岁月也确实把他锻炼成了一个更好的人。可与此同时,这也几乎意味着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接过赛贝纳大街的橄榄枝*——而那里无疑有着他的祖国最棒的球会,为国家队输送着一波又一波的人才。

他认识很多人选择了那条跟他不一样的道路。无论一路向南或是一意执北,却都盼望一个殊途同归——想想也真是有够魔幻的追求。

那不是你的东西。

比警钟还要狠厉太多的东西敲响在心口,印下这般对他来说残酷无比的现实。于是他现在不仅是立场,连再写些什么东西的心情都失去了。所以选择沉默的他的简单祝贺,淹没于一个铺天盖地地恭喜复出的消息列表里,显得冷漠且无力。



-TBC-

*观摩型门将并不是在瞎bb,训练视频有并且有不同版本,带张图,好好跟前辈学习啊:





*15年的情景,我就放一张:


*世体去年曾宣称拜仁看上了特尔施特根,对此我只用四个字评价:瞎鸡掰扯。


后文请见:   

评论
热度(68)
  1. HeatherG快乐足球 转载了此文字

© HeatherG | Powered by LOFTER